<榮耀不變的星云> 起源 在人類科技所能探索的世界外,介于第三與第四維度之間,存在著的一片“世外桃源”,可能是由于空間邊界的摩擦,也可能是塵埃的匯聚,總之這座浮動的不明巨物已經在這個狹隘的空間里飄游了數億年之久,它既遵循空間的軌道,也不遵循時間的流動,一直逍遙著,以自己的意愿,不停地活動著,也就是它,為榮耀的誕生貢獻了一切。

宇宙不可能就這么點大,縫隙之外的世界絕不可能平靜,在一群世外的高速光粒陰差陽錯地竄進裂縫中后,難免的事情發生了,巨物被無規律“行駛”的光粒撞了個正著,隨著“轟”的一聲跨出維度的撞擊聲,巨物美妙的桃園生活被瞬間了結,破碎的組成物分別以不同的速度四散開來,有的沖入第四維度,有的則落入第三維度,也就是我們的世界,但是億萬年后我們都無法觀測到的物體,億萬年前又會有誰知道呢?但在地球成型后,它所帶來的一切又是不容小覷了,它所帶去的力量,直接導致了三界力量的初步所形成,也就是神,魔,人的世界啦,但同時這也是一個混沌無章的世界……

&/div>

進程 當時所謂的魔,也就是如今魔種的祖爺爺輩啦,而當時的它們卻也不像現在這般血腥與殘暴,神魔之間可以友好往來,卻都與人間隔著無法逾越的鴻溝,只好望而興嘆,這是一切極度繁榮的時代,或許,也是一個荒唐的時代吧。

神魔之間,又怎么會可能永遠如此呢?

手中的本領越多,心里的欲望自然隨之變大,虛心從神界所得的魔法是暗藏和諧之中野心勃勃之人的眼中之物,它們終于在內心的意念驅地使下,殺死了過去的魔族首領,將一切神界魔法紛紛改化,嘗試著以魔道之力去吞噬神界之力,從而獲得新生的力量,無數被迷了心竅的魔在吞并了這根本沒有任何人試過的混沌之力,最終,整個魔界混亂一片,被力量所控制的魔不停地在魔界搜尋著幸免的同胞,而這極少部分的“幸運兒”通過丟棄自己的力量強行通過人魔兩界的通道,竭盡一切只為保護自己的清醒的意識。

它們是魔種最后的希望,也是人魔之間往來的開始,此時……

聽聞此事發生的神界自然也已經亂為一團。第一,本界的魔法流傳至已經失去清醒意識的“狂魔”手中,不知道會出什么亂子;第二,如果魔界從中又幻化出的新魔法如果波及到人界的話,這無疑也將是自己所犯下的過錯;第三,如果魔種的力量過于強大,撼動三界這種事也極有可能將會發生……

沒有辦法的辦法事,搶在整個魔界全部淪陷之前,搶出還是正常的魔,保住魔族殘余的本源智慧,再結合神,人界的技術,研究出解決這件事的答案。

兩界通道處,失去魔力的魔不斷沖出,神界所匯聚的神圣之力直指要口,防止被感染的魔混入,同時也擴寬通道,協助殘魔逃脫,人界的圣賢之輩紛紛響應,促成了一場悲壯的救援場面……

深紫色的交界口,一時間被恐懼所充滿,沒有了魔力的它們,不知前路改如何走下去,但很快,這暫時的惶恐被它們所看到的場景給震撼,那便是輝煌璀璨,如暗夜中的北斗星一般的絕世建筑——長安城

&/div>

過度——長安城 這是人界最繁華的地方,是任何人心中無法取代的天堂,長安長安,意味著長久的安寧,而這座繁華大都市也很爭氣,沒有令人們失望,而是一直屹立在這片美麗的土地上,等待著人們的觀摩與贊美。

歲月千秋,歷經數代,它依然屹立不倒,只是蒙上了古老的色彩,而當年的魔,也早已與這里的人們生活在一起啦,一切似乎又回到了那從前的樣子,并且神奇的是,長安居然能夠匯集不同時空的人們,令人百思不解。

“狄大人,過去我的先祖會是什么樣呢?”一個微微還帶點稚嫩的童音輕輕問旁邊的高個子道。

“這個嘛……”個子高一些的男子不禁淡淡一笑,學著他的聲音一攤手:“我又怎么會知道呢?”

“哦——”他頭上毛茸茸的大耳朵垂了下來,顯然有些失落的樣子,“狄大人怎么同樣也會不知道呢?”說著玩起了手指,一邊玩又一邊問“那有誰知道嗎?”

“……”高個子沒說話,因為他也實在不知道,究竟還有誰知道那段歷史,畢竟,就據他所知道的,那一切都早已是縹緲的想象與不切實際的東西了,實在要他去說,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他只能選擇沉默。

不過,現在的人們已經也能掌握起過去不曾想過的東西——魔道

之力,人魔的混血后代早已是牢記祖輩的教訓,血的過錯在心里根深蒂固,他們與人們一起交流魔道,其中也出現了一些對源力有極好領悟能力的人,能夠掌控極強的爆發源力——“大河之劍天上來,”

這一時段,關于魔道的研究機構中,最最著名的那就是稷下學院啦,這個位于關外的神秘凈土,流傳著不竭的力量,他們有著傳說中的天書(當然還是碎片啦),掌握著極強的魔道,甚至已經不屬于當今(唐朝)所能夠了解的,人界的日益強大必定會將與不斷騷擾界邊的狂魔有個了斷,這也是神界最期盼的,殘魔所殘缺記得的魔道之本也能夠被再次啟用,似乎結束這一切,將狂魔洗凈的時刻就將到來的時候,一件沒有想到的事情給了所有人帶來措手不及的一擊。

“界門出現不明異動,能量開始極度不穩定,有類似混沌力顆粒!薄⑾聦W院的結界門邊,一陣高昂的自動報警聲直逼所有人的耳膜……

&/div>

過度——稷下學院 沒有任何預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畢竟,這么長的時間,千秋數代,自從那段慘不忍睹的事件之后,淪陷的魔界一直很安分,沒有搞出過什么亂子,通界口也一直很平靜,雖然說時間是久了,但前輩所設的能量機關絕不會出現問題,也就是說,那一頭是真的要鬧亂子!

具有與天齊壽之稱的老先生捋著長而雪白的胡子,原本就小的眼睛現在更是瞇成了一條縫,滿臉的嚴肅讓人看看也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了,“長夜要來了嗎?……”

“夫子老師,這到底怎么回事?”他身邊的學生們都驚恐萬分地你一言,我一語!胺蜃永蠋,是不是出大事了呀?”

“嗯……”濃密的胡須掩蓋了夫子的神情,語氣的低沉無疑是肯定了學生們的想法,而他的沉默更是使周圍亂成了一鍋粥。

“姜老頭在哪呢?”半頃之后他才緩緩道,語氣中混雜著鎮定與不安,“怎么沒看著了?”

“不知道唉,是不是在書房里睡著啦?”一條藍白相間的鯤馱著一個睡意朦朧的青年緩緩“游”了過來。

“也罷,這又不是我們這兩個僅老頭子能解決的事情!狈蜃訐u了搖頭,不禁嘆息道:“把他叫來也沒什么用啊……”

“這件事怎么會這么快到來啊……”青年也是不解,畢竟這一切都太突然了,根本沒有任何的預兆,實在是令他想破頭卻也沒個所以然。

“夫子老師,你快看!”學生們的驚叫聲將這位年長到自己也不記得年齡的老者從迷茫中給拉了回來,“冥石!冥石開始顫動了!”

冥石是萬年前的先祖輩用三界力量匯聚所形成的能量守護石,以魔界純粹能量為核心以純正的魔種力量抵御獸化的混沌力量,不曾想經過萬年的流失,結晶內所蘊含的能量早已衰弱過半,沒了過去所擁有的強大力量,而這自然會直接在結界上體現出來,這正是異化魔種所期盼的——它們早已忍耐不住。

“嗡嗡……”冥石的表面放出一顆顆微小的淡黃色光粒,擴向四周,而本體的光線也隨著光粒的飄散而逐漸變淡,像一個進入風殘燭年的老人在做最后地顫抖,冥石下的祭壇上的符文也開始泛出點點微光,并不斷閃爍——這一切,是稷下的人們從未見過的。

“如果冥石無法抵擋住那一頭的進攻,我們也必然會迎來再一次的戰爭,而稷下將會是第一戰場,那時這里的一切一定都將會灰飛煙滅……”

“那怎么辦?”青年終于睜開了朦朧的眼睛,盯著長者失神地問道:“如果稷下被毀,那么至少我們七八成的法術資料會全部丟失,那時我們將再也沒有能力來對付那群癲狂的魔種!”

“唔……”長者又一次沉默下來,面對所有人的目光的問題,他是那么的感到無地自容,“哎…”

不禁心里長嘆一聲,“抱歉,我,我也無能為力!

一剎那,場面寂如死水,所有人都驚訝地互相對視著,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等等,或許我可以找到辦法!

&/div>

過度——天書 “夫子老師,先不要著急!币粋極度沉穩的聲音緩緩道,似乎有一種根本沒有將這一切放在眼里的感覺,“或許這里面會有記載!

這人一邊說著,一邊筆畫著頭腦中的圖形,空中變隨之浮現出一個熒藍色的不明符號,緊接著便有一些看起來破爛不堪的光片從中飄出,在他的面前相聚,形成一本殘缺的書本。

“天書……”夫子眼睛一亮,好似是溺水的人發現了救命稻草一般,“對啊,還有天書嘛,看我這糊涂的!差點就誤了大事!”

“嗯……”那人并沒什么回應,只是又是手再一揮,天書便自然地打開,里面便呈現出一片甲骨文的祖先,但這人似乎并沒有面露難色,而是很平常地翻閱著,偶爾微微皺眉,僅此而已。

“有嗎?有記載嗎?”夫子已經急不可耐了,他有些焦慮地問道

“別急,”那人敷衍一句,卻仍目不轉睛地盯著書上那一串串令旁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字符,讀取后轉化進大腦中飛速的思考。

“啪啦啦……”,一頁,又是一頁,熒光質的紙片在空中翩翩飛舞,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

“噗!彪S著一聲悶響,原本翻飛的紙業落了下來,他手一抹,敷平紙張,艱難地辨別起上面的字來,“這一頁我看過,但文字實在是超出了我的理解能力太多!彼

終究還是搖搖頭,合上了沉重的天書,“除非,除非……”

“除非什么?”夫子本也異常失望,但這句話又讓他找到了莫大的希望。

“除非能夠與神界互通,否則以我個人的能力是無法將它了解透的!彼f完,又馬上再接了一句道:“但是,人神兩界是無法串通的,還是循環原來的規律的,不是嗎?”

沒有人能夠抵達神界,也沒有神靈會強過界門來到人界。

“這么說,是只能靠我們自己了,對嗎?”夫子聲音低低地說。

“算是吧,”他說著,側臉看看正不斷變得黯淡的冥石,微微一震,“希望在冥石崩毀之前,我們能夠找到挽救的辦法吧!闭f罷,他隨及轉過身,一言不發地踏著碎步離去,只留下冥石前凝重的夫子與坐鯤少年,以及一片懵懂的孩子們……

——稷下廢墟

“群星浩瀚,望星之軌跡,曉天下之動”他沒有回宿舍,而是徑直去了陳舊的廢墟,那是稷下的開始,有著那里最悠久的歷史,也是稷下強者最喜歡去的地方,四周散布著倒塌的石柱與破碎的石塊,泛著暗青色的光芒,似乎訴說著過去的輝煌,而歲月的沖擊讓過去這壯闊的一切粉碎在了這里。

“嘩啦啦”天書再次展開,直對著陰沉的天際,不斷射出著精藍色的光線,竄進層云之中,而他面前則隨著光線一點點的竄入,形成出一個四維的星空,也可以理解為——第四維度。

他輕輕撥動著面前的星群,讀取著來自星星們的信息,那是天空的眼睛,俯視著蒼茫的大地,捕捉著異常的動靜,而他就是借助于這令人驚嘆的“天眼”能力,掌握著普天之下的一舉一動,敘說著“身在茅廬,心曉天下”

&/div>

過度——星云 望著著這不斷運動的星云,他想看穿這一切,卻無法知之甚多,不禁低嘆一聲,“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突然,掌上的星圖微微一顫,所有的星都黯淡下來,唯獨北斗除外,七星仍舊閃爍不斷,而北極星更是比平時亮的更加明亮耀眼,好似明燈般為人們指引著前進的方向。

“北斗……”他連忙停止轉動星圖,擺擺手讓它趕緊復原。隨著它的慢慢旋轉,他的心里大為一震——北斗所指的方向,不偏不及就是那邊隱若在黃沙中的長安城。

“長安城!”他不禁地脫口而出,“原來方法就在長安城里!”

他還是一如既往的相信,這些天眼的指引。

“我知道啦,我馬上就去!”

——長安城

離開稷下,他一貫的沒有告知夫子,而是獨自和著人群進入到車水馬龍的長安城中,游覽著這令人稱奇的盛世繁華。這里的時空是冗雜的,來自不同時代的人都匯集在這里。

“客官,您需要點什么?”隨著他腳跨進店門,一個店小二馬上笑著迎了上來,帶著點滑稽腔問這個長相不俗的人道。

“哦,那就來一壺清酒和一碟桃花酥吧!彼麍笾恍,便登到二樓——這人山人海的地方令他有些大汗淋漓,實在與稷下的清靜相比差距實在太大,再說啦,他也覺得自己應該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想想下一步該干什么。

“客官,您的點心和酒!毙《p輕推開門,拍了拍還在沉思中的這位青年,“您慢用,小的先退下啦!薄芭杜,嗯!彼@才緩過神來,點點頭道。

所坐的窗外不僅僅只是一味的人群,還有一小畝青綠的荷塘在微風中晃動著,陣陣翠綠的波浪在中間四散,同時也帶走了他煩悶的思緒與苦惱的心,并且還送來了清新與爽適——之前苦苦思索的東西似乎都不重要,他現在只想安安靜靜地把這畝“接天蓮葉”看個透徹。

“踏踏……”正當他興趣正濃時,門外極不和諧的腳步聲引起了他的注意,——“小二!要一壺陳年老酒!”在一片吵嚷的人聲中傳出這么響亮的一聲說道。

“唉,馬上就來!”小二忙的不亦樂乎——生意太好啦。

他收回注意力,重新放回到那令人陶醉的荷塘上,努力的在思索著。

或許,他還是主動應該去這人來人往的城市中尋找,而不是在這里等待方法來找他。

可是,自己平時基本人不離稷下,除非是夫子一請二催促之后才會漫不經心的來這里瞎逛悠一會,以他對長安的了解程度,可能不比這里的兩歲小孩多多少。

這又讓他從何下手?

最終,他終于坐起身,一口氣將壺中剩余的清酒喝下肚,捋了捋自己的一襲深藍色的長袍,略微思索一番,才推開房門,沖著在門口的小二招呼了一聲:“小二哥,來收茶點錢!

結算時,他的目光俯視著樓下的人群,深邃的目光中透露出無盡的迷惑“究竟是什么,能讓人類在神魔兩界皆大亂時仍能穩定的發展?”

——“萬物皆有所長!

&/div>

過度 最終章 ——時空 他扶著刻花的沉木扶手緩步走下旋梯,踏著碎步緩緩邁出了酒館——“客官,您慢走啊!

“嗯,下次再來!彼剡^頭沖小二溫和地笑笑道。說完,便匯入了趕集的人潮之中,藍色的身影很快淹沒在了不斷晃動的人群中。

長安偌大異常,房屋也是如此高大,一時間想到隨時將迎來的魔界亡靈,他望著這些毫不知情,仍舊有說有笑的人們,不禁心里一陣苦笑——“等到魔界突破結界,你們就真的要完了,怎么就這么呆瓜呢?”

頭頂的驕陽愈發耀眼,好在長安四季如春,才沒讓他一身濕透,這人擠人的地方實在是太熱啦,就好似一幅“清明上河圖”,不,比那還要熱鬧,難免讓人有些燥熱,而他擔心的不是這個——白天是沒有辦法接受到星云的信息的。

只有靜靜等待夜幕的降臨,只有到那時侯,他才能通過天書與群星“交流”,或許能從中在獲取些有用的消息。

既然如此,那就先找個清靜的地方靜心等待吧,他心想著——

當夜幕籠罩住這座古城時,萬家燈火亮起,反使它擁有比白晝更加璀璨的光華,在巨大遼闊的黑夜背景的襯托下褶褶發光。

他正漫步至一片遠離人流的休閑園林中,環顧四周,異常的平靜令他無比舒適。

“啪啦啦……”天書再次展開,他的很快被一個微小的氣場包圍,空中浮動著熒藍色的光芒快速飄動,好似一個小小的氣流漩渦。

“嗖——”光柱來回折射再次塑造出一個未曾見過的星云結構,是他沒有見過的玩意,這令他對這個神秘的結構圖充滿了好奇。

擁有超智慧能力,以及憑借自己多年來對群星的了解,他對自己解讀星云的秘密抱有很大的信心。

自己觀星的能力就算是三歲小孩也都有所耳聞呀!

當天書收集完所有來自天空的指引后,便閉合消失在了空中,留下一個微微浮動的四維物在他的面前。

他不斷地來回翻動著這個星云模型,放大,放大,然后再以“上帝視角”去觀看,可然沒有從星云中找到任何與破解方法有關系的信息……

——稷下學院

“冥石,要撐不住了嗎?”夫子嘆息著問道,“能試著把我們的力量供給它嗎?否則我覺得它已經支撐不到等我們想出辦法的時候就會碎成一片普通的石塊。

“那就試試吧!苯项^早已趕來,望著夫子憂郁的臉色后說道

——保住冥石,可能自己會因為魔力耗光而化為雕像;保不住冥石,他也無法逃脫來自另一個世界的血洗。

總而言之,無論結果怎樣,他都將迎來一個不好的結果,但既然身為稷下學院的三賢者之一,他根本不畏懼死亡,想到當年那么多先祖為結束戰爭獻出生命,自己所做的又算什么呢?他很清楚——自己的責任就是不能辜負整個世界的期盼,“那就開始吧!彬T鯤青年輕輕地說道。

“簌簌——”一股包含三圣之力的強大能量撼動了整個稷下。

“……”而在長安城中的那個超智慧體后代在傾盡所有智慧能量后,睜開眼虛弱地吐出這么幾個字:“跨越空間的時空門……”

那是一扇能夠跨越時間與空間的秘密之門,除天書的一個極小的角落里含有它的資料外,所有關于這扇門的資料早已全部丟失,而他手中的天書本又記載不全……

能從數不清頁數的天書中找出來,必然會使他的力量全部透支,但是,這或許也是人界的不幸中的萬幸吧。

&/div>

時空門的記載 就是在稷下風波不斷地時候,他動用全身的力量將天書幾近每一個角落都掃視一遍后,才通過結合這一次性所知曉的較為完全的信息得知——星空所組成的圖案正對應的是隱藏在長安城之中的時空門,但驚喜的是,其本身的大小與啟動方法,天書的殘卷中都有所提到,每一部分都有殘存的部分,但唯一可惜的,也是非常重要的是,時空門在長安城中的位置卻不得而知。

偌大一個長安,又該從哪里下手呢?

“……”他望著無言的夜空,無言地思索著,而稷下所發生的一切,他還一無所知。

當他再想驅動天書時,剛開始運轉能量,就“撲通”一聲半跪下來——渾身上下早已幾近沒有力氣

“唔!彼鲋慌缘墓嗄,支撐著自己虛弱的身體站了起來,一搖一晃地挪向了最近的一家樸素的旅社,現在,他就止想好好睡上一覺,為明天尋找時空門的確切位置保存能量。

或許,等自己找到時空門,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夫子,他也一定會非常高興的吧……

躺在床上后,疲憊不堪的諸葛亮終于一頭栽進到夢鄉中,昏睡過去。

——“那小子哪去啦,這么大事怎么沒還看到人?”夫子一邊將能量輸送給用魔力維持冥石能量的姜老頭,一邊咬著牙齒問道。

“不知道,白天就再沒看到他啦,說不定又是在哪閑逛的忘記回來啦!彬T鯤青年一邊運力,但也仍保持著微微的幽默道。

“唉……”夫子的眼睛黯淡下來,“這小子怎么總喜歡在這種時候看不到人……”

整個稷下已經將所有的學生撤離,又恢復多年前寂靜的稷下如同一座冰冷的墳墓一般,過去的塵封的廢墟似乎也感受到了來自世界那一段的震動,但也只能無可奈何地等待著魔種的到來,似乎一切都像已經失去希望一般——超智慧體失蹤,冥石危在旦夕,方法仍是未知

“天不生夫子,萬古如長夜”

冥石在淡黃色的光芒包裹中不斷閃爍,能量的消散狀態正慢慢減弱,明顯沒有之前那么強烈了,甚至還有些“起死回生”的模樣,所放出的光芒還開始漸漸強烈起來。

“不錯,我果然還是對的!

夫子望著逐漸恢復的冥石有些得意地說道。

“但愿它能多維持一段時間吧,誰知道我們這次供給的能量能支撐多久呢……”姜老頭作出“回轉式”中斷能量輸出,抬起骨架子一般的手抹了一把額頭上密密的汗珠。

“那……但愿吧!

——長安城

“看來是真的要出事了!币黄艿拇嗑G竹林中,一個青年凝視著手中的黑色棋子,讓它不斷地在陽光下折射出亮度不一的閃耀光芒,最后閉著眼對坐在對面的一個帶著雪白的兔耳朵頭飾的女孩緩緩說道。

但是女孩似乎一時沒聽懂他究竟在自言自語地說些什么,眨巴著眼睛問:“長安是要發生什么大事了嗎?”

“唔……”他遲疑了一會,還是沒有告訴她:“沒什么事,你先去玩吧,我要再琢磨會兒圍棋!

“哦哦,好吧!迸⑼嶂^瞧瞧他,點點頭徑直鉆進竹林中,隨著竹子一陣猛烈的搖晃后便不見了蹤影,而此時——

那個一身藍色的風度翩翩的青年來到長安城瀕臨城郊的一處高聳的山崖上,而在那里,恰巧可以俯視整個壯麗的長安……

&/div>

超智慧體的傳承 他早已在清晨日出東山時,伴著聲聲雞鳴,努力從溫柔鄉中爬了出來,回憶起昨晚的一切,感覺就像一場夢一樣奇妙——失蹤數萬年的時空門,居然就在他附近!

但是,為什么如此景象炫麗的長安城中,會有如此蒼涼的一處無人問津之地呢?實在不能不令他心生疑問,腳下這片土地不知不覺便觸動了超智慧體異常敏感的神經。

“這里發生過什么嗎……”他抬頭仰望著一望無際的蒼穹,這里是長安城最接近天空的地方。

他本想再次調動體內的超智體源力,但才剛開始便一陣眩目,迫使他馬上停止他的念頭。

“唔……”他捂著額一個趔趄絆倒在地,望著左右晃動的天空,耀眼的陽光下他顯得無比虛弱,他沒辦法只是刺眼的陽光,只好別過頭側臉看著這寸草不生的涯頂。

白天他無法驗證這里是否與時空門是否有關系,何況自己現在如此虛弱,就算到了晚上,能否順利啟動天書勘察都是一個未知數,他對自己現在的狀態無比不滿卻又無可奈何,“也不知道夫子那兒現在怎么樣,唉……”

——此時此刻,竹林中的青年站起身將棋盤上的黑白棋子逐一分好收回棋缽子,沖在竹林間時隱時現的女孩喊道:“好啦,我們快回去吧,我估計應該有一位客人應該已經等候多時啦……”

“?什么客人?”女孩聽到他的聲音,突然從竹林中“嗖”的一下出現在一把正在快速旋轉的刻花的油紙傘處,臉上寫滿疑問。

“嗯……”這個披著天藍色披肩毯的青年自顧自地一笑,轉過身去,慢悠悠地丟下一句:“反正你不認識……”

“我不認識?”女孩更加云里霧里,“我都不認識你還干嘛要我去?”她實在沒看懂這家伙到底是想帶她做什么去……

“愛去不去,反正我是要先去了!鼻嗄曷唤浶牡卣f道,“那你自己玩去吧,回頭見嘍!彼帐昂闷,踏開井然有序生長的竹子匯進林中小路,踏著由竹葉疊出的曲徑,伴隨一陣竹的清香而去。

“唉!等等我——”女孩抱著花色的油紙傘有些委屈地追在后面喊道。

“噠噠……”

——他始終在這片荒涼的土地上打著轉悠,“我到底該怎么樣才能找到那門呢……”一時間他似乎又感到了前幾日的迷茫。

山頂上被倉促的腳踏出一個接一個的腳印,這讓本來就沒有幾根草的土地又失去了一小片綠色。

“唔……”他突然咬緊牙關,沉著臉用力地一錘手掌,猛然一睜眼,先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隨著他指尖在空中的擺動,畫出另一個圖案,緊接著他蹲下身,將手放到了冰涼的泥土上。

“呼呼……”一陣陣氣浪翻騰起來,他憑借著自己對超智慧科技的感應能力,一圈圈能量波不斷散開,并逐漸擴向整個涯頂。

他額間慢慢滲出點點汗珠,僅管只是將能量釋放,這種不需要轉化的使用方式不怎么耗力氣,卻仍使他有些疲憊不堪。

在那瞬時間,本是平穩的能量圈突然猛烈一顫,他睜開眼——前方的能量波沒有像其他方向那樣均勻擴散開,而是在同一個位置處中斷。

他不禁渾身一個大大的激靈,居然真的找到它了!他連忙跌跌撞撞地跑過去,半跪在地上,觸摸著眼下這塊與四周絲毫無異的土地,卻分明從掌下感受到了似有似無的能量波動,他能夠肯定,這是屬于超智慧文明的能量,不禁一陣暗暗的欣喜若狂。

是的,這里的確隱藏著塵封萬年之久的時空門……

&/div>

黃昏時分 他決定,今晚就要嘗試啟動時空門!既然這是星圖的指引,那么之后該如何做自然會由群星來反應。

——青年腳步異常輕快,順著來時的小路左拐右拐便回到繁華的城街里來,“快一點,別慢慢吞吞的哦!

“哼,”女孩撅著嘴,扭過頭去,“你就不知道慢一點嗎?”說著滿臉的老大不服氣。

“哦,我的錯,行吧?”男孩顯得更加成熟些,沒有去與她饒舌,淡淡一笑:“好好,我錯啦,這還不行嗎?”他看著女孩小有委屈的臉龐,安撫地說道。

女孩偏過頭,斜著眼睛學著他慢悠悠的調子說道:“行啊!北銚u搖花傘,“你去見那位客人吧,我就不去啦!闭f完便飄逸地一轉身混入到人群中消失不見嘍……

“唉……”青年無奈地笑著搖頭,喃喃低語:“長這么大,結果還是這么調皮”

——稷下學院

“這么多天沒個消息,也不知道那小子在搞什么鬼……”夫子望著恢復了些生機的冥石,似乎從中看到他那些高傲的臉一般,一個勁的念叨著。

“他好歹也是超智慧體的后代,做出與不符合一般人邏輯的事也是正常的!苯项^拈著須插道,“沒準他已經找到辦法啦!

“希望你是對的……”夫子看著在一旁打盹的莊周,又繼續看著姜老頭道:“我可不希望他的精神還沒離開夢境,肉體就已經離開人世嘍……”

——夜幕再次降臨,自己呆在長安城的日子指尖一算,也已經有三天之久,他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冥石是否成功抵御了這次強烈的異界波動,因為這直接關系著解決計劃還是否有必要行動,如果冥石破碎,他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純屬徒勞——魔種會在人類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以無法讓人反應的速度吞掉整個榮耀大陸。

不過照目前來看,稷下那邊的情況似乎并沒有那么糟,因為他非常清楚——如果冥石爆裂,稷下那邊作為交界口,自然會爆起一陣無比巨大的能量波,而照目前來看,似乎還是比較安詳的,所以照他看來應該沒事吧……

現在只等晚上他的能量再回復一些,結合群星的指引重啟時空門,想到這里,他難得的一次高聲的笑出來啦——

云彩的嫣紅掩蓋住開闊的藍天,他抬起睡意未消的眼皮,看到一個披著藍袍的青年正關切地看著自己——“嗯?!”

他一個激靈翻過身,睡意頓消,“弈星?”他對著這個遇事幾乎和自己一般淡定的人問道。

“嗯!睂Ψ焦蝗缢氲囊话,只是微微地點了下頭,“諸葛亮!倍宜坪醣人悠降。

“你知道我會來這里?”孔明半瞇著眼,頭略微一偏,盯著弈星的眼睛問。

“是的,我能感受到來自魔界的波動,而你一直在最接近異界的稷下,你肯定也知道,并且應該比我更早!鞭男侨允瞧狡降鼗卮鸬,很難看出他情緒波動。

“所以你知道我會來長安,然后憑借你更了解長安找到我,是這樣吧?”孔明沒等他說完,接著說道。

“的確如此,雖然我觀星不如你,但也是不差的哦!痹捳f到這里,他臉上難得浮現出一絲淺笑。

“我知道!笨酌魅嗳嗥7Φ碾p眼,伸伸懶腰,沖他一笑:“那你應該知道我要做什么嘍?”

“這個……”弈星遲疑著看著他,終于還是搖搖頭:“這個真不知道,我只敢肯定一定是與解決魔界波動有關的事!

身披魔道的藍色燕尾袍的“小子”看看他,再瞭望一眼愈沉愈深的夕陽,臉上泛著一層浮金似的霞光,笑而不語……

&/div>

萬年塵封的蘇醒 目送著最后一點陽光從視線里消失,天邊的月牙將慘白的冰冷月光撒向這個看似平靜的世界。

“你是要準備開始嗎?”弈星目光如止水一般,平靜地說,似乎沒有絲毫即將見到“奇跡之門”的興奮。

“嗯……”他含糊一聲,因為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還能否完成整個“復蘇”行動的全過程——但愿別到一半就不行嘍,那也太丟面子啦。

“呼呼……”又是一陣涯頂的疾風吹過,令他頓時一陣清新,是的,他準備重啟這被遺忘的超智慧技術了,這是先祖為后人留下的最寶貴的財富……

“你后退!彼麄冗^頭,疾風是他銀藍色的發絲在風中飄蕩,此時的高雅異常突顯,“安全為上”

弈星點點頭,退到涯頂入口,凝視著即將發生巨變的涯頂。

“嗡,嗡嗡……”他深呼吸一口帶著暗香的空氣之后,猛的咬緊牙關,開始匯聚起能量,這一次絕非前幾次,所釋放出的能量更加強大,連站在涯頂入口的弈星都能強烈的感受到來自涯頂中央的能量波動,更別說正處于能量釋放中央的諸葛亮所承受的能量碰撞有多大嘍……

要以能量碰撞能量的方式喚醒沉睡數萬年之久的物體,自然要付出與之價值相對應的代價,而他也至多是能量透支而已,已經非常劃算啦,想起過去那些為創造奇跡而獻出生命的先祖,這根本就只是小兒科的事情。

或許,哪天自己的名字也會出現在關于時空門的知識上面,供后人學習……

從體內涌出的超智慧能量不斷注入腳下的大地,而在他面前的地面上,正逐漸浮現出一個矩形的藍光圖案,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愈發變藍,也愈發藍的深邃……

“是的,一定是的……”就在他飄飄欲仙,兩眼開始放金花時,一股身后而來的能量突然將他環繞起來——“沒用的,這是屬于我們超智慧體獨具的能量,是沒有辦法轉化的!

沒有回答,環繞自己的光暈也沒有減弱……

“唔,還是不行嗎……”眼看搖搖晃晃就將倒下去的時刻,天書無風自動,直指浩瀚星海,匯集起群星的光華,在以涯頂中央為中心的整個涯頂“炸”開個異常之大的符文陣

“啊……”他感覺身體像在燃燒一般,火辣辣的,但是,盡管是在這樣的疼痛折磨之下,他仍舊分明的看到,面前那逐漸抬高,刻著密密符文的一扇無比碩大的門。

傳說中的時空門,以智者的姿態俯視著整個長安,還有面前這兩個毅氣氛發的“小子”。

“撲通”隨著整個時空門全部浮出,天書引導的另一部分星光同時抵達,直擊時空門中央,將中間變化為一片不斷鼓動的虛體,而他也應聲倒地,昏死過去……

“嗞,嗞——”隨著他磕上雙眼,沿著符文陣的邊界上又立起一個奇異的陣圖——八陣圖,而這個陣的出現就是為保護昏死狀態中的智體,它將阻絕一切能夠承受的攻擊,直至智體蘇醒……

“小亮……”八陣圖外,青年的臉上浮起一絲焦慮,或許還夾雜著些黯然。

——而在長安的“無極峰”上所發生的一切,必然已經驚動所有棲息在長安的非凡之人……

好在,八陣圖的精妙絕不容小覷,使那些略通魔道的等閑之輩只有遠處圍觀的份兒,否則的話,那又將是場人境大亂嘍……

&/div>

時空門的往事 插敘文 浮在半空中的時空門,身為上古時期人類高度文明的智體產物,如今也早已被風霜所侵蝕,早已褪去往事的光輝,變得無比的破舊。

作為人類探索時空穿梭的第一次嘗試,它身上自然是包含那時的全人類智慧,雖然最后還是難逃失敗,但也為今天的重生奠下堅實的基礎,在無盡的輪回中,它見證了人類一代接一代的執著與信仰,這不得不令它震撼。

它沒有生命,但是又是有生命的,至今我們仍舊無法給一個實物做出確切的判定,但是智體們相信,這是一件有生命的奇跡物體。

帶著過去人們對掌握時空技術的暢想,隨著塵封自己的泥土一起,它遇見的這位重啟自己的青年,可能做夢也不會想到,他就是當年創造自己的智體后代。

或許它沒有思維,但是作為一項偉大的技術,擁有記憶與簡單智慧就已經足夠啦。對于人們,它仍舊相信,這群看似弱小的生命,終究會創造出不僅僅是想自己這樣的智體科技,而是整個世界……

是的,如今自己已經被重新喚醒,所具備的力量也已經回歸,只等使用者來進行操作咯,只不過一時間它能感受到,將它喚醒的力量是那么的熟悉,好像是在哪遇見過一般……

人類,難道是再經磨難后重新崛起啦?它愿意相信,當然,這無疑也是源于對自己創造者的敬意與崇拜。

也是到該展現出人類的強大時候了,它守望著人類數萬年的發展,而這種頑強的努力是絕不會被上天辜負的。

時間,人類進步最重要的就是時間,他們需要去慢慢琢磨每一處值得學習的地方,而它不需要,它只需要履行好自己的職責——為人類探索獻出勇于實驗的力量,在它的世界里,時間這一人類最為重視的無形物相反是它思想中意識最為淡泊的部分……

上次突如其來的能源危機仍然沒有擊垮人類的探索精神,而這也是人類最為關注的話題——能源。

只要有能源與時間,似乎沒有什么人類做不到的事情,他們無愧是世界的造物主。

——“勤勞樸實的雙手,創造屬于永恒的奇跡!

自己的新生,正是新一代人類發展的標志,他們雖說與以前科技文明相比還只是一個待哺的嬰兒,但據它所知,人類進步只會越來越快……

“山頂之下是新一代人類的建筑嗎?”它以自己所擁有的,極其匱乏的單向思維想著,“他們一定會逐漸強大的……”

無窮的創造力,使人類屹立于世界的巔峰。

或許哪天,等人類更加優秀,性能更好的時空門再問世時,自己恐怕就真的要長眠了吧……當然,它既期望,但又有些畏懼。

“不管怎么說,我是人類創造的,淘汰意味著新生……”

“是啊,我該高興才對,應該替人類興奮唉……”

這不僅是智體的一次嘗試,同時也是一次心靈的對接,當它看見人類矯健地進步,邁向成功時,塵封中仍“波瀾起伏”的“門體”或許就會正真結束焦慮,靜如止水般的永久存在……

&/div>

大彩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