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危險的男人

    白靈光死了!

    根據鳳吟霜他們得到的消息,說是她今早被發現吊死在房梁之中,死亡時間大概是昨夜。

    這個消息,頓時又將鳳吟霜他們的計劃全盤大亂。

    現如今明知道只有兩個人才知道那一日在斷頭崖發生的一切,一個是那個神秘莫測的男人,而另外一個就是白靈光。

    況且白靈光之前對她進行過多次暗示,都在告訴她,她是知道所有真相的。

    所以,他們就打算從她的身上著手。

    可是卻沒想到,她竟然就這樣死了?

    懸梁自盡?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白靈光根本就不是一個弱女子,她擁有高深的武功,還有蓬勃的野心。

    最要緊的是,她非常恨一個人,那就是鳳吟霜。在她的仇人沒有死之前,她怎么可能甘愿的死去呢?

    所以,一定是那個男人,定然是他動的手!

    該死!雖然早有心理準備,知道那個男人十分可怕而又心狠,卻不想他竟然連自己身邊的人都不放過。

    那個白靈光跟他不是合作的關系么?他怎么就會動手殺了她?

    莫不是,他已經發現了什么異樣,猜到他們會從白靈光身上下手,所以便先處理掉了她這個麻煩,這樣就沒有人知道他的秘密了?

    白靈光的死,讓所有人更加忌憚,心生不安。

    鳳吟霜看著楚檀,蹙眉問道:“你有沒有去看一下白靈光的尸體,她會不會是乍死?又或者,那個死去的人根本就不是她?”

    “看過了,那的確是白靈光!她的身上,有梁國皇室血脈的圖騰,這一點是無法偽裝的。她也的確是死了,但絕對不可能是懸梁自盡,而是被人所殺!

    若水自然是聽不得這樣的事情,下意識的抓緊了鳳吟霜的手,她只感覺背后又冷風涼颼颼的吹過,簡直太可怕了。

    那個白靈光雖然是該死,可是她死的也感覺有些意料之外啊。

    “那白靈光不是功力很高么?遇到危險,她難道不會反抗?就算是打不過,也是可以逃跑的啊,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她還記得,當時凰夜還在的時候,雖然他深受內傷,卻被白靈光一招就輕松打敗。

    后來多虧千枼雪及時趕到,他們才免于一死。

    那白靈光狡詐非常,又很會自保,兩次都從千枼雪手下逃脫,那個男人又有什么本事能這么輕易的殺了她呢?

    “她的心臟之處,有三道微小的創口,顯然被類似于銀針那樣的利器射穿,重創而死。而且她的體內,發現了一種特質的化功散,想來她死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辦法妄動功力,連掙扎都做不到便被輕易殺死了!

    楚檀的尸檢結果是絕對不會有錯的,白靈光她是真的死了!

    在這里,能有這個能力和手段殺死白靈光的,便只有那一個人。

    鳳吟霜簡直無法想象,他的功力究竟高深到怎樣的地步,就算是沒有這整個絕殺宮做后盾,他們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啊。

    他對自己身邊的人都這么狠的話,又如何能夠容忍她和寒兒這么久呢?

    若水的聲音帶著明顯的恐懼和顫抖:“他真的是個魔鬼,他殺了白靈光,那下一步,是不是就是想要對付我們了?”

    月影倒是看上去淡定無比,顯然對于這樣的事情,她早就已經司空見慣,根本就不會覺得有什么可怕的。

    “白靈光她本就該死!真是可惜,她竟然沒能死在我的手里,他會殺了白靈光,定然是因為她戳破了那人的底線!

    “何以見得?”

    鳳吟霜和月影現如今算是先把個人恩怨拋之腦后,先把眼前這一關過了再說。

    “這個很簡單,他們兩個為什么能夠走到一起,就算是合作,也該有個合作的基礎吧!白靈光她也是深深地愛慕著尊主,做夢都想要成為尊主的妻子,若是她知道尊主已經被那個男人殺了,定然就會跟他鬧得天翻地覆,那個男人激動之下就把她殺了唄!

    “月影,不許胡說!”月麒怒喝出聲。

    現如今他們本就人心惶惶,她還說出這種喪氣的話,不是更加擾亂他們的士氣么?

    果然,鳳吟霜的眼底立即閃過心痛和黯然的神色。

    “我也是不希望尊主出事,可是卻不能不做最壞的打算。當然,還有另外一種可能了,就是出在鳳吟霜的身上!

    “我?”鳳吟霜不覺得白靈光的死能夠跟她扯上什么關系。

    “對,就是你!說起來,我和白靈光也有相像之處,那就是都對你恨之入骨,F在我們就來設想一下,白靈光她一定知道現如今在絕殺宮的那個男人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尊主,可是她卻還是愿意跟他成婚,她的目的不就是為了報復你么?她定然是希望看到你日日痛不欲生的模樣,希望你生不如死才肯罷休!

    先不要說白靈光是什么感覺,她對鳳吟霜便是這樣的心態。

    若不是因為如今尊主失蹤讓她心中驚慌不安,她又怎么可能會跟鳳吟霜站在一條船上呢?

    幾個人面面相覷,竟然覺得月影這話說的倒有幾番道理。

    可是,他們還是有些參不透這其中的緣由,便只有讓她繼續說下去。

    “我聽說,你這一個多月以來,在絕殺宮過得非常的平靜。除了白靈光幾次三番來挑釁你,甚至明里暗里的想要暗示一些事情之外,自始至終那個男人都是一副隔岸觀火的狀態,也沒有做出什么對你不利的事情。不管他到底想要做什么,都說明他有著足夠的自信和耐心想要在暗中伺機而動,而白靈光卻沒有他這樣的心態,所以才根本沉不住氣!

    細細想來,事實跟她說的別無一二。

    “你的意思是說,白靈光正是因為沉不住氣,想要讓那個男人盡快對付我,這就是他們發生分歧的緣由。而那個男人因此才會動了怒殺了白靈光?”

    過程分析的很有道理,可是最后得到的結果……卻讓人感覺難以接受。

    那個男人可是西綾的人,現如今千枼雪音訊全無,生死未卜,他們本能就不會認為他是什么好人,從一開始便給他下了定義,觀念是很難改變的。

    楚檀想了想,然后說道:“其實有一點我也覺得非常奇怪,當時我們去斷頭崖上尋找的時候,發現了那四座空墳。若說尊主和凰夜真的已經不在人世,那西綾和北闕豈不是也已經出了事么?如果他真的是西綾那邊的人,那為何西綾他們還會死呢?就算是囚禁,也跟們的立場相違背啊!

    到底是哪里不對勁,怎么之前他們都沒有想過這些問題呢?

    鳳吟霜已經完全忍不下去了,她等了這么久,一定要獲得一個結果。

    不管是好消息也好,壞消息也罷,她只知道再繼續這樣下去,她定然會發瘋的。

    ……

    一整日,男人都在主殿的書房審理事務。

    聽楚檀說,絕殺宮的所有事務都被他處理的井井有條,沒有出現過一點紕漏。

    如果說他真的想要毀滅一切的話,又豈會做這樣的事情?

    “尊主,夫人請您快點回去!

    這已經是來人催了第三遍了,男人微微挑眉,顯然是有些詫異。

    那個女人……雖然他沒有戳破,可是哪一次她見到他,不是跟防狼一樣的防著他,甚至他抱一下孩子,她的眼睛都會死死地盯著她,恨不得直接以目光為刃,將他的手狠狠地斬下來。

    這究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還是天上下紅雨了。

    不過這一次,他也沒有繼續耽誤下去,而是起身走出了書房。

    寢殿之中,早就已經擺好了一桌子菜。

    道道色藝俱佳,跟以往看起來似乎是有些不同。

    鳳吟霜看著他,身上也少了很多之前冷硬的氣息,表情看上去比較柔和。

    “怎么這么晚才回來,我親自下廚做了幾道你喜歡的菜,再晚點的話就要涼了。

    千凌冽認真的凝視了她幾眼,目光又掃過桌上的菜。

    房間里就只有她一個人,她平日那幾個恨不得跟她黏在一起的侍女竟然也不在。

    事情反常必有妖,看來這是一場鴻門宴啊。

    他不動聲色的走到桌邊坐下,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今天究竟是什么好日子,竟然勞煩夫人親自下廚,為夫當真是受寵若驚啊!

    “的確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我的仇人終于死了,我心里自然是高興的,這只是一點小小的心意!

    那絕美的面容微微一怔,隨即笑容在臉上綻放開來。

    “夫人的消息當真是靈通啊,不過只是個無關緊要的人罷了,本尊早就說過,她只是一個供夫人消氣排遣的玩物而已,只要你想,隨時都可以讓她生不如死!

    看來,他是真的視人命于草芥,論及殺人,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這樣的人,如何讓人對他有所期待?鳳吟霜只感覺心中發寒。

    “既然你說將她的性命交到我的手里,又為何悄無聲息的將她解決掉呢?”

    千凌冽抬眸,對上鳳吟霜探究犀利的目光,他心中淡淡輕笑,呵……終于不打算繼續掩藏下去了么?

本文網址:http://www.5726763.live/book/80/80479/3215259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80_80479/32152590.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大彩彩票首页 3d专家预测最准确今天 股票中权重是什么意 992998论坛 微乐贵州捉鸡麻将 11选5每期必中 送彩金可提现游戏 南粤36选7最近30期开奖 今天36选7 金7乐高频游戏走势 安徽手机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