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度——星云

    望著著這不斷運動的星云,他想看穿這一切,卻無法知之甚多,不禁低嘆一聲,“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

    突然,掌上的星圖微微一顫,所有的星都黯淡下來,唯獨北斗除外,七星仍舊閃爍不斷,而北極星更是比平時亮的更加明亮耀眼,好似明燈般為人們指引著前進的方向。

    “北斗……”他連忙停止轉動星圖,擺擺手讓它趕緊復原。隨著它的慢慢旋轉,他的心里大為一震——北斗所指的方向,不偏不及就是那邊隱若在黃沙中的長安城。

    “長安城!”他不禁地脫口而出,“原來方法就在長安城里!”

    他還是一如既往的相信,這些天眼的指引。

    “我知道啦,我馬上就去!”

    ——長安城

    離開稷下,他一貫的沒有告知夫子,而是獨自和著人群進入到車水馬龍的長安城中,游覽著這令人稱奇的盛世繁華。這里的時空是冗雜的,來自不同時代的人都匯集在這里。

    “客官,您需要點什么?”隨著他腳跨進店門,一個店小二馬上笑著迎了上來,帶著點滑稽腔問這個長相不俗的人道。

    “哦,那就來一壺清酒和一碟桃花酥吧!彼麍笾恍,便登到二樓——這人山人海的地方令他有些大汗淋漓,實在與稷下的清靜相比差距實在太大,再說啦,他也覺得自己應該找個地方坐下來好好想想下一步該干什么。

    “客官,您的點心和酒!毙《p輕推開門,拍了拍還在沉思中的這位青年,“您慢用,小的先退下啦!薄芭杜,嗯!彼@才緩過神來,點點頭道。

    所坐的窗外不僅僅只是一味的人群,還有一小畝青綠的荷塘在微風中晃動著,陣陣翠綠的波浪在中間四散,同時也帶走了他煩悶的思緒與苦惱的心,并且還送來了清新與爽適——之前苦苦思索的東西似乎都不重要,他現在只想安安靜靜地把這畝“接天蓮葉”看個透徹。

    “踏踏……”正當他興趣正濃時,門外極不和諧的腳步聲引起了他的注意,——“小二!要一壺陳年老酒!”在一片吵嚷的人聲中傳出這么響亮的一聲說道。

    “唉,馬上就來!”小二忙的不亦樂乎——生意太好啦。

    他收回注意力,重新放回到那令人陶醉的荷塘上,努力的在思索著。

    或許,他還是主動應該去這人來人往的城市中尋找,而不是在這里等待方法來找他。

    可是,自己平時基本人不離稷下,除非是夫子一請二催促之后才會漫不經心的來這里瞎逛悠一會,以他對長安的了解程度,可能不比這里的兩歲小孩多多少。

    這又讓他從何下手?

    最終,他終于坐起身,一口氣將壺中剩余的清酒喝下肚,捋了捋自己的一襲深藍色的長袍,略微思索一番,才推開房門,沖著在門口的小二招呼了一聲:“小二哥,來收茶點錢!

    結算時,他的目光俯視著樓下的人群,深邃的目光中透露出無盡的迷惑“究竟是什么,能讓人類在神魔兩界皆大亂時仍能穩定的發展?”

    ——“萬物皆有所長!

    &/div>

    

本文網址:http://www.5726763.live/book/211/211684/5337555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m.d3zww.com/211_211684/53375559.html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大彩彩票首页